【名人轶事】张丹斧题诗《百美图》

必发88app 2019-04-03 14:31 阅读:56411

  《百美图》在我国传统的仕女画中自古有之。

明代仇英、清末费丹旭均有佳作传世。

“五四”运动后,清末随着西洋钢笔黑白画风的渐入,有不少画家与时俱进,率先领略了钢笔绘画的长处,钢笔手绘作品广受热捧。

广州、上海、杭州沿海大都市有些画家,以钢笔绘美女图,其中沈泊尘、丁悚是杰出的代表。 沈泊尘、丁悚创作的《百美图》反映了上海十里洋场文化的一个侧面。

由于同属上海文艺界的名人,张丹斧曾分别为沈泊尘、丁悚创作的《百美图》题诗,并演绎了一段名人间的恩怨。   张丹斧(1868—1937),原名扆,又名延礼,以字行,别署丹翁、无厄道人、张无为等。 晚号后乐笑翁。

江苏仪征人。

诗词功底造诣也极深,为扬州冶春后社重要成员。

曾任《大共和日报》主编,《神州日报》编辑,后又在《晶报》工作10余年,与袁克文同为主笔,发表诗、文、小说多篇,喜作打油诗和游戏文章。

单行小说仅《拆白党》一种。 他还擅倚声填词,编著有《双鸳隐》传奇一种。 他与李涵秋、贡少芹齐名,为“扬州三杰”之一。

由于他玩世不恭,众人赠他“文坛怪物”。   沈泊尘(1889—1920),字伯诚,原名沈学明,也署名沈明、泊忱,笔名蜗牛。 他酷爱风行一时的风俗时事图画,常以吴友如的《点石斋画报》为范本临摹,练就了娴熟的绘画技能。

民国初年,他应《大共和日报》老板余大雄之请,给副刊《大共和星期画报》绘现代仕女画《百美图》。 《新新百美图》堪称开一代新风。

张丹斧见了沈泊尘的画,大为欣赏,便自告奋勇,为每幅画题了一首诗,以为沈泊尘的画,配上他的诗和书法,至少可以相得益彰。

每幅画皆标明“泊尘”,或“沈泊尘”画,与篆刻家“丹斧题”或“丹翁题”的字样,盖有“泊尘”章。

张丹斧题诗达160首之多,并多次题有“泊尘知我诗意否?”“泊尘幸解我诗意”等句子。

然而沈泊尘看了,并不买账,认为张丹斧的鬼画符般书法、打油般的诗破坏了他的画面,简直就是玷污尺幅,践踏他的艺术。   张丹斧的题诗皆是七言,但无标点符号。

有些诗是打油诗,让人百读不厌,耳目一新,颇有文人画的雅致,真实再现了当时上海社会中各阶层女性的生活图景。 其实从现在看来,张丹斧的题诗与沈泊尘的漫画珠联璧合,互映生辉,在当今也有一定的历史和艺术的欣赏价值。

  《新新百美图》结集的是《大共和星期画报》上的作品,收画百幅,分为上下两册,1913年由国学书室石印初版,大共和日报馆总经销,印量达数万册,樊增祥、张丹斧分为序言,杨天骥封面题签,张丹斧题扉页书名。

  丁悚(1891—1972)字慕琴,是上海金山枫泾人,自幼中西绘画兼顾,青年时代曾受聘于英美烟草公司,从事香烟广告画的绘制。

20世纪二三十年代,丁悚就已经成为海派漫画和月份牌画界的组织者与重要画家。 1918年春天,《丁悚百美图外集》问世,作品与沈泊尘《新新百美图》一样一反古人创作百美图仅画仕女佳人的局限,丁悚用独特的视角关注着现实生活的各个层面,精致白描,真实再现了当时上海各阶层女性的生活风尚。 在丁悚的百美图中,或大家闺秀,小家碧玉,或时髦女郎,窈窕村姑,她们短衣中裤,梳辫挽髻,时尚可人。   1918年春,上海交通图书馆刊印丁悚的《百美图外集》,请张丹斧写一篇序文。 他当即借题发挥,故意抬高丁悚,贬低沈泊尘。

丁悚那时常为《礼拜六》等鸳鸯蝴蝶派刊物画封面,与鸳鸯蝴蝶派的人物过从甚密。 所以除了题名、作序的王钝根、张丹斧,《百美图外集》正好百幅,每幅有题句,丝丝入扣,意境优美,进一步诠释了当时风尚的变迁与潮流。

(罗加岭)。

版权声明
本文由必发88app整理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自 【名人轶事】张丹斧题诗《百美图》 http://www.runmytrip.com/ym0932/75557810.html
上一篇:听力障碍女孩考入中国药科大学 下一篇:海航资本:25亿元债券兑付 相当数量投资者选择继续持有